2019-10-19

一根橡皮筋可以吊死多少个天使?

2019-10-17

老杨啊。

天鸡

不二转行去做教育了,说“因为我觉得教育很重要”。难道肉夹馍不重要吗?餐饮业就这么难活人?

2019-10-16

我的学生个个都是拯民于水火的大圣人。诶。

2019-10-14

我的鞋垫儿被风吹走了。我得花点儿时间悼念他们,再花钱买双新的。

查了一下才发现《东流》的词作也是e大。我果然还是能慧眼识e!

2019-10-13

天气,多云。

拿室友的望远镜出去看鸟。斑鸠叫得四面楚歌一般,然而满眼望去全是麻雀,一个斑鸠的影子也没捞着。或许春天的时候可以去看戴胜。

大概是昨晚提了太多次大飞名字的缘故,做梦竟然又梦见了他。前一个梦是在桥上骑车,怎么都坠不下去水面,原来有一点浮力。我不得不离开上海的原因——杨浦大桥上不能骑车。

308小聚,我无法融入的项目是约自习。幸好接着就去喝酒了。喝酒真好!抽烟不好,不要抽烟。

2019-10-13

最近早晚都容易听到斑鸠叫,我甚至怀疑是同一只在叫。

我的学生们都把lu读成luo,以至于我的舌头也转不过来了。所以“陆城”我原来一直读的是“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