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师讲汉儒创制时吐槽说,这是用仅存的右半边袖子来补齐左半边,但左半边原本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这个比喻实在妙绝,可资“圆经”一说。
个么圆经又有两样了,一样是把坑坑洼洼找东西填满补齐了——根据右半边袖子复原的左半边就是这种。好处是的确好看,平了,满了,对称了,坏处在难免有人攻讦。何况坑坑洼洼实在太多了,有一处不平,就算不得圆。另一样就古直一些,直接把坑坑洼洼叫做圆——土豆就是坑坑洼洼的,坑坑洼洼也不妨碍它是一个完完整整的土豆么。前一种是聪明人的游戏,后一种比较坦白,坦白又是另一种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