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读《左传》“赵盾弑君”一条,经学家讲求义理,而历史地理学家独能从“宣子未出山而复”与“亡不越竟”之语,知当时之晋国以山为境,不亦妙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