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问这里边儿能进去吗?”
“能进啊。哦,不好意思,我挡着门了是吧。”
“没事儿没事儿,我以为这块儿还在修缮中,不对外开放呢……您不是工作人员?”
“不是。我随便转转。你怎么不往里走了。”
“我也随便转转。里头瞧着挺破,估计没什么好看的,我上外边儿去了。那儿有一瓦片儿,您可当心着点儿它掉下来。”
“哦,那个掉不下来的。你往里走走吧,天井里头还有好几间呢。”
“我A区和C区都看过了,关政治犯的那片儿还有点儿意思。这儿估计也没什么了吧?就是看着比别处都破了点儿……”
“嗯。”
“这儿也没什么人来逛啊……您在这儿干嘛呢?”
“随便转转。”
“对,您刚才说过了。有什么发现吗?”
“和你一样。”
“嗯?”
“这里比别的地方都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