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蒙带猜过完了《firewatch》的序章,才发现原来可以选简中。就算这样还是把我整疯了——表达果然和语言没有关系,就算不能完全看懂每一个字,也不妨碍我感受到这个故事的悲伤。
序章设计得很巧妙,现实和回忆交叠。现实是:你背起包,坐电梯下到车库,开车来林场,走向荒无人烟的小径。没有语言,没有过多互动,甚至没有可以选择的岔路——其实回忆也是一样。在伪装的文字游戏中,你可以选择不同的搭讪开场白,但你终将坠入爱河,收获女友;你可以选择养不同的狗,比格或是德牧,不同性格、不同名字,但你终将视它如至亲友朋;你们的生活可以始终和谐,也可以偶有分歧,但不论你怎么选择,你们都无可避免的相爱,直到一方无可避免地患病,另一方无可避免地濒临崩溃。
在序章中,所有的自由选择都是欺诈。我猜想,这大概是游戏如此用心做风景的原因——反正,只有一条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