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雨。每半小时下一次,然后复晴,跟公共汽车似的。和兰兰趁天放晴搬箱子,都想再躺一会儿,于是决定:等下一班。
去全家门口寄箱子,快递小哥发出灵魂拷问:“这么多书寄回去你还看吗?”
拜读了一番大家的毕业论文,某君文字大有其师上课讲话之感,可谓得其传矣。于是反思:我到底从我导那儿学到了什么?想到昨晚在园子里打赤脚散步,有树荫遮蔽的地方和没有树荫的地方,看上去倒是无甚差别,走过去,脚下的温度却差了五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