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下雨。
读完了《永恒的终结》。从故事发展上说,算是银河帝国的缘起,虽然在顺序上是读完了全系列之后才读的。依旧是一以贯之的人类勇气的赞歌,故事好到让人心甘情愿忍受叙事节奏和文字。读DNA的时候好歹还可以时不时反刍一下英式冷笑话,阿西莫夫未免太枯燥了些——由此推知后者并没有一个幽默小说家作为偶像。
之前出的疹子快消了,大概是没有前几天那么焦虑了。结果我他妈的还是没能在明天之前被放出去。上海这个烂地方,没有什么靠得住的。
最近每晚和兰兰玩儿大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