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雨。
仓促间又很不成样子地糊弄完了答辩,幸好老师们都很慈悲。为了做ppt,熬到ddl前四小时,终于放下一切建设和拆迁,把论文打开重新看了一遍。隔了快两个月,居然没有那么恶心了,很神奇。甚至觉得还算是一篇正常的论文,甚至感到写的人应该很用心,甚至——住口吧,多想想美好的未来,多想想狗。
希望我的每一位朋友,得知我的死讯时,都能够毫不怀疑地由心底想到:“我在这个人面前,始终是一个正直而高尚,足以信赖和托付的人。至于这个人本身,除了带给我许许多多欢乐,就再没有什么其他值得回忆的地方了。”我衷心地如此祝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