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小雨。
昨天和学弟看电影,他又问“可以喂你吃爆米花吗?”诶,我既不是残疾人也不是猴山的猴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最后拥抱的时候因为对方太用力而挣脱了两次,差点骂人。妈的,太丢人了。我实在不太能和男性有过于紧张的肢体接触,礼节性的拥抱大概是极限了,再多我就要动手打人并申请心理辅导了。怀念小猫咪,他真的是一个女孩子,诶。
想看《天下刀宗》的时候,不小心错拿成了《一瓣河川》,于是鬼使神差又看了一遍《山中清眸》,忽然发现这个短篇极有可能就是《天下刀宗》的引子——不但有相似的人名,有“山”,讲到了“意”,甚至提到“劲”。顺便又作一点无良的猜测:雨楼大概很喜欢“陈”这个姓。下次争取写信求证一下。
我他妈的怎么还没开始写论文。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