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阴。
白天有件事本来想写,好像也没什么好写的。
失眠可能和荨麻疹有关,感谢兰兰的特效止痒药,先挠后涂,真的很爽。最近夜里又开始咳嗽,学习孙老师百度治病,结果最多只是哮喘,大失所望。高三去查鼻炎过敏源没查到,现在想来,大概还是因为焦虑。我越来越焦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慢性疾病?学习,工作,生活,衰老,我对时间流逝过敏了。真的太慢了,怎么才能快一点?跟海啸说:“我打算花三年时间来实践前二十多年人生的终极理想,如果满足了,就去死。”海啸问:“你理想是啥?”“独居,养狗。”“那还真是挺终极的。”
周四去和上古的刘老师聊工作问题。他人挺好玩儿的,四舍五入也算学长,两个小时正事没聊几句,乱七八糟的讲了不少。他帮我比较两边的物质生活、发展前景、人际环境,谈论上海的空气对精神的滋养,坚持“大学教育为数不多的长处就是提高了我们精神世界的门槛”。我最后问他:“一份工作可以限制人的精神吗?”他想了一会儿,说,那得分两种情况,一般人恐怕还是不行。我自认是一般人,但碰巧是个没什么精神追求的一般人。
最近都在散步,陈君的手真的好温暖,诶。我又开始希望这件事能加速发展直到结束。为什么我这么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