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居然有人把“肉”读成“rou”,想必是出门久了连方言都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