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的一个番外,余乐利和余心乐。这样下去可能不会写正片儿了,诶。

腊月初,趁天气还好,余乐利给货车车厢除了一遍锈,漆成热泼泼的红色。第二天彭江开门,彭子龙皱了眉毛:“你自己搞的?”余乐利却只说:“等过两天红色老了就顺眼了。”彭子龙就不再说话。车是彭江店里的旧车,三年前余乐利掏钱买了过来,但油费还是彭子龙出。原本车身上印着三行红字,现在则改为白:各类喷绘写真,广告灯箱制作,庆典会场布置。车头不敢擅动,只门上的“彭江”二字有些花了,也重新喷过。余乐利带上车门,旧灰便落在新漆上。
因为昨天握了一整天大枪,手酸不过,今天就不再做喷工。出育才路拐一个弯,车开到小学门口。接他的人是一个

余乐利的

他有时候会忽然意识到,自己的背后写着一对男女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