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则 √丨胡萝卜 √丨K老师 ×
就不多说了。

旧的故事

驴耳,得名于某个耳熟能详的童话故事。秘密和好奇心都是很难逃避的命运啊。
2016年接触farbox时就开始叫这个名字了,主要用来写日记。得益于我毁尸灭迹的好习惯,目前仅有遗骸留存,欢迎扫墓
2017年6月2日起迁入bitcron,依旧用来写日记和放存稿。2019年5月又清理了一次——算是掏耳朵?
那么,就算已经过去三年好了(虽然我知道未满)。
让我们重头来过。

新的耳朵

我是个废话很多的人。这样的人,终久难免要折磨一双耳朵。唯独这件事令我于心不忍。
写博客的初衷,是为了给自己的舌头剪掉枷锁。除此之外,希望此生能讲出几个好的故事来。
请善用“归档”功能以规避口水话。

感谢名单

感谢一切耳朵。
感谢使我有话可说乃至无话可说者。
感谢farbox/bitcron以及Markeditor的开发者们。
感谢chopstack矩阵良创作的bitcron主题,虽然你们大概率不会知道有这么个感谢名单:)不过依旧十分感谢。希望将来也能自己独立完成主题创作。
……不断更新中。我可真是个话痨。

最后

16年秋天的时候,偶然路过一个人在十年前写的博客。大学生活,上课和考试,一切朋友一切主义,今年去年以及许多年前的雪们。觉得很好看,一篇篇读下去,渐渐就读完了。可惜素不相识,还是很失礼的事。那之后我就常常想,不晓得哪天有人误入我的博客要做何感想?这么想来,就觉得好像应该多写一点我喜欢的东西。不过我不喜欢的东西真的也蛮多的。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就脱口而出。
总而言之,不管你是否有一双毛绒耳朵——感谢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