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天气,雨。大约从早上七点,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今天没有出门。

在各个群里送书。头两位:您好,我能看一下有什么书吗?拍完照发过去,一忽儿回:对不起,和我想的好像不太一样。大概是“国学”这个词给了对方什么幻想。最后找到一位好主顾,送出去十来本,顺便帮兰兰解决了她最想脱手的《哲学史讲演录》。

前天又在梦里大叫惊醒,但不记得做了什么梦。兰兰以为是介乎“很害怕”和“很爽”之间,亦已习以为常矣。

昨天去找我导签字,顺便聊天,相对长吁短叹了一回——算起来还是我叹得多一点。他觉得我的问题在于,把生活的很多意义都消解了;而我不得不在“消解”这个词上豹笑,大概我已经无意识到把这玩意儿也消解了,只知道自己越来......

2020-05-29

读《海伯利安》的时候想到,科幻小说,尤其是背景为遥远未来的科幻小说,最大的漏洞或许在于,几万乃至几百万世纪以后的人,引经据典,所谈论的还是21世纪以前的故事。这段时间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或者反过来,几万乃至几百万世纪以后的人,阅读古早人类写作的科幻小说,只消看作者最喜欢比附哪一段历史,就大致知道成书时间了。

2020-05-28

今天也下雨。

读完了《永恒的终结》。从故事发展上说,算是银河帝国的缘起,虽然在顺序上是读完了全系列之后才读的。依旧是一以贯之的人类勇气的赞歌,故事好到让人心甘情愿忍受叙事节奏和文字。读DNA的时候好歹还可以时不时反刍一下英式冷笑话,阿西莫夫未免太枯燥了些——由此推知后者并没有一个幽默小说家作为偶像。

之前出的疹子快消了,大概是没有前几天那么焦虑了。结果我他妈的还是没能在明天之前被放出去。上海这个烂地方,没有什么靠得住的。

最近每晚和兰兰玩儿大富翁。

2020-05-27

测试

等以后住到乡下,还是要养一条好狼青!

老段还是演国军军官最深得我心,最好得美式军装,病弱或者战损都可以,不要老抽烟,也不要搞得土兮兮的。诶。

睡了一下午晚上还是好困……看来失眠从此要彻底离我而去了!

2020-05-26

今天下雨。

仓促间又很不成样子地糊弄完了答辩,幸好老师们都很慈悲。为了做ppt,熬到ddl前四小时,终于放下一切建设和拆迁,把论文打开重新看了一遍。隔了快两个月,居然没有那么恶心了,很神奇。甚至觉得还算是一篇正常的论文,甚至感到写的人应该很用心,甚至——住口吧,多想想美好的未来,多想想狗。

希望我的每一位朋友,得知我的死讯时,都能够毫不怀疑地由心底想到:“我在这个人面前,始终是一个正直而高尚,足以信赖和托付的人。至于这个人本身,除了带给我许许多多欢乐,就再没有什么其他值得回忆的地方了。”我衷心地如此祝愿。

2020-05-19

隔离观察第二天。上海风好大。

日常:开车,星露谷,三国,补《方谬神探》,边抽烟边看虬江水,趴在猫眼上偷看工作人员送饭(居然真的穿了防护服诶)。最不方便的是不好搞卫生,因为什么工具都没有,一块抹布都找不到……很担心我的抽纸不够用。以及,晚饭吃太早了,熬夜就会很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