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3

本来想重新读一遍《怎么办?》,忽然发现这书的题辞是车尔尼雪夫斯基献给他老婆的……被陈年狗粮齁得放下了kindle。

从去年五月到今年五月,刚好一周年。中间反复去世,没什么长进。为数不多的变化是,不再对别人的故事感兴趣了。

昨天晚上骑车出去玩,乡下笔直的小路,两边杂草杂树,有湖水的腥风和蛙叫。坏的是,所有迎面驶来的车都开远光灯。

已经三天没有干活儿了!

2020-05-05

死了半截儿又活了。

虽然我老跟学姐面前儿说“对不起”、“又麻烦您了”、“反正您也搞不明白”,但我已经没什么羞耻心了。可光没羞耻心也还是不行。快有七年没人骂我了,上一个骂我的人我至今还没有信,再上一个骂痛我的现在比我更和平。我也就只能跟这儿不算兢兢业业地苟且着。

2020-04-18

每天开局都先等半小时公交车……诶,等我有钱了,一定自己当公交车司机。

2020-04-15

打开全唐诗的瞬间kindle又被卡死了……求求你不要死啊啊啊啊!

今日发现:《1987》这张专的组成很神奇!而且还蛮好听的。

2020-04-14

以及,发现本人的兴趣依旧在:基层政治,农民起义,民间宗教,民间文学等等上头。总而言之,就是有关小民的一切。

2020-04-13

最近街上到处是贩茶叶子的人。

对于现实事件最无力的一种评价:“这个可以拿去拍电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