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1

天气,小雨。

昨天和学弟看电影,他又问“可以喂你吃爆米花吗?”诶,我既不是残疾人也不是猴山的猴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最后拥抱的时候因为对方太用力而挣脱了两次,差点骂人。妈的,太丢人了。我实在不太能和男性有过于紧张的肢体接触,礼节性的拥抱大概是极限了,再多我就要动手打人并申请心理辅导了。怀念小猫咪,他真的是一个女孩子,诶。

想看《天下刀宗》的时候,不小心错拿成了《一瓣河川》,于是鬼使神差又看了一遍《山中清眸》,忽然发现这个短篇极有可能就是《天下刀宗》的引子——不但有相似的人名,有“山”,讲到了“意”,甚至提到“劲”。顺便又作一点无良的猜测:雨楼大概很喜欢“陈”这个姓。下次争取写信求证一下。

......

2020-01-06

天气,晴。今天有二十度。

理了一下待看片单,还差一部《妄想代理人》就集满今敏了。这个所谓的“华语电影20年20佳”,连《大象》都选了,却没有入选一部动画电影,实在是有些遗憾。希望下一个十年会更好。又,看一眼评委就大致知道选片风格了——除了几部公认的经典,后面几乎都是社会问题/边缘人物。胡波是个好作家,但作为电影,《大象》还是差点儿意思。至少没好到二十佳吧,诶。

今天终于把寝室收拾完了!

决定不再浪费空间建新站,妥善使用豆瓣得了。

最近好像真的瘦了,一定是因为我没有认真学习的缘故。

去年年初的时候在读夏目漱石,今年决定远离日本文学了。认真思考了一下,DNA大概可以算我最喜欢的通俗文学写......

2019-12-31

数了数,今年勉强看了103部片子,部分番剧是凑数的,就这样还是比去年少了近二十。以前经常熬夜看两小时以上的长片儿,今年好像没有了,可能是体力不行。今年也是没有doctor who的一年,明年会有吗?希望有也希望无。

最大的进步是不再经常翻看从前的日记了。往者不谏,来者可追,算是做到了一半。东西写得很少,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上半年哭得多一点,下半年就还好。总的来说,焦虑应该减轻了。

年终总结的时候就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想起眼前堆积的事情。也不用细想就知道,坏的是,很多事情拖到了新的一年;稍好一点的是,我也活到了新的一年。

新的一年,愿朋友们得过且过,愿朋友们笑口常开。

2019-12-29

今年过得真的好快。

看了一点新闻,又忍不住关上了。我也恨这样自欺欺人。

下午看到群里发消息才想起来,一点半原来有个学堂的跨年活动。来不及编借口请假了,不过也没人问起,多半是不缺我这一个奋力拍巴掌的人。

周四师门聚餐,周五寝室,周六陈君,今天兰兰。我每天都吃得好多!钱也花得好快。工资到底什么时候能发?

回家前应该是写不完论文了,但又不能现在就这样打算。可我也装不出其他样子。太失败了。

今天一定要早睡!

2019-12-15

天气,阴。

白天有件事本来想写,好像也没什么好写的。

失眠可能和荨麻疹有关,感谢兰兰的特效止痒药,先挠后涂,真的很爽。最近夜里又开始咳嗽,学习孙老师百度治病,结果最多只是哮喘,大失所望。高三去查鼻炎过敏源没查到,现在想来,大概还是因为焦虑。我越来越焦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慢性疾病?学习,工作,生活,衰老,我对时间流逝过敏了。真的太慢了,怎么才能快一点?跟海啸说:“我打算花三年时间来实践前二十多年人生的终极理想,如果满足了,就去死。”海啸问:“你理想是啥?”“独居,养狗。”“那还真是挺终极的。”

周四去和上古的刘老师聊工作问题。他人挺好玩儿的,四舍五入也算学长,两个小时正事没聊几句,乱七八糟......

2019-12-08

天气,晴,有霾。

给本科同学打招呼,请帮忙关照一下去云南当兵的侄子,才发现我原来不知道周周的学名。老家平辈之间互相不通学名,经常要反复确认:“你是叫某某某吗?”很有趣!

算起来真的有很多年没有吃过生日蛋糕了,印象里居然要追溯到做十岁生日时候。那时候一起吃蛋糕的人,还保持联系的只有一两个。不知道现在这几位会怎么样。巧的是明年四人都要离沪,爸爸提议,临走时候一起去拍照。先记着。为什么所有人都默认我不会抽烟?

还是无法开始论文。读了两篇王国维,抄了半页书,勉强算这周的功课。周五在去程的大巴上为“哀矜”流泪。安全带坏了,我长叹一声,吓到了旁边的男同学。我跟小王说“一月中回来找你玩”,但我还没买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