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4

天气,阵雨转晴,还是没有晒被子。

我又单方面取消了看直播的乐趣,看电影好像也不太行了。目前对摆地摊儿挣钱比较上心,但客观条件跟不太上。

好事一件:最近除了智力下降,阅读能力也下降了不少。大概是因为还在帮海啸校三国,竖排文字看得倒不费力。

如有知晓长生术者,请尽快与本人联系。

2020-07-11

天气,雨。

昨天几乎坐了十二小时车回家,抚州到南昌原本四十分钟的车程,走了一个半小时之久。江西段淹得最厉害,所过之处农田皆尽被没。下半年生活估计又很艰难,不过也无暇管它。

坐车去福州站途中,才恍惚觉察到,原来福州的确是一省之都。前七天下来,最尽兴的还是武夷山,其次泉州,最后厦门。如此说来,我还是乐山多于乐水,海岛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何况我又对吃的兴趣不大,当真就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了。福州倒是意料之中的好,榕树、荔枝树都很好,小黄楼也很好!

意外收获:原本我的全身湿气都经由左手无名指流出,去了一趟南方,现在食指也开始出湿疹了()

2020-06-21

近日小雨,凉快得很,正好喝酒。

最近的生活基本是:中午醒来,在群里问有没有人吃饭/喝酒/看电影,然后安排。

又读了一遍《走来走去》。看到二十块钱的鸽子饲料,开始意识到我和橘猫真的有代际差异。

2020-06-10

天气,雨。每半小时下一次,然后复晴,跟公共汽车似的。和兰兰趁天放晴搬箱子,都想再躺一会儿,于是决定:等下一班。

去全家门口寄箱子,快递小哥发出灵魂拷问:“这么多书寄回去你还看吗?”

拜读了一番大家的毕业论文,某君文字大有其师上课讲话之感,可谓得其传矣。于是反思:我到底从我导那儿学到了什么?想到昨晚在园子里打赤脚散步,有树荫遮蔽的地方和没有树荫的地方,看上去倒是无甚差别,走过去,脚下的温度却差了五六度。

2020-06-05

天气,雨。大约从早上七点,断断续续下了一整天。今天没有出门。

在各个群里送书。头两位:您好,我能看一下有什么书吗?拍完照发过去,一忽儿回:对不起,和我想的好像不太一样。大概是“国学”这个词给了对方什么幻想。最后找到一位好主顾,送出去十来本,顺便帮兰兰解决了她最想脱手的《哲学史讲演录》。

前天又在梦里大叫惊醒,但不记得做了什么梦。兰兰以为是介乎“很害怕”和“很爽”之间,亦已习以为常矣。

昨天去找我导签字,顺便聊天,相对长吁短叹了一回——算起来还是我叹得多一点。他觉得我的问题在于,把生活的很多意义都消解了;而我不得不在“消解”这个词上豹笑,大概我已经无意识到把这玩意儿也消解了,只知道自己越来......

2020-05-28

今天也下雨。

读完了《永恒的终结》。从故事发展上说,算是银河帝国的缘起,虽然在顺序上是读完了全系列之后才读的。依旧是一以贯之的人类勇气的赞歌,故事好到让人心甘情愿忍受叙事节奏和文字。读DNA的时候好歹还可以时不时反刍一下英式冷笑话,阿西莫夫未免太枯燥了些——由此推知后者并没有一个幽默小说家作为偶像。

之前出的疹子快消了,大概是没有前几天那么焦虑了。结果我他妈的还是没能在明天之前被放出去。上海这个烂地方,没有什么靠得住的。

最近每晚和兰兰玩儿大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