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日立秋,天气半雨半晴。这样夜晚最好乘凉——小院天井前后,竹椅一坐,蒲扇一摇,再摆上几碟瓜果,何其快活!

赵东邻现在就是这样一个快活人,快活得唱起了小曲儿。因为他一边乘凉,一边还有人陪他喝酒。总而言之,谁看了他这副模样都绝不会想到,半个时辰前,他还像狗一样在树林里飞奔。

说他像狗并不过分,因为他自己也这么觉得:“你们何必像撵狗一样把我赶来赶去?”这话自然是说给身后追他的人听的。

十数条人影里,几乎一半以上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没有人答话。

“我们找个铺子坐下,吃吃宵夜,拼拼酒,难道不好吗?”

没有人答话,因为要勉强跟上身前这狗已经很不容易。各人面皮紧绷,腿上发力,心下都知:倘若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