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活狗子(六)白龙社

李畏青拨弄竹丝扇,果然层叠绵密如排浪,触之彻骨,满心生绿。正欲细问,身后忽有人道:“”

快活狗子(五)中元

七月十五,天晴且高,披发文身的男人们抬着泥胎的白龙王像沿街巡游。他们从河边龙王庙动身,每到一处,乡人便如趋食的鱼儿般聚拢。等走到市集之上,周遭早已经挤满了围观的人群,更有无数后继者从四面八方赶来——这便是新乡店一年之中最大的集会了。

李畏青走过市集,遇见的人无不眉开眼笑。他原以为,这样的小镇,中元节不过张灯结彩一番便罢,想不到竟如此热闹非凡。“今天是什么大日子?”他走到熟水铺子前,买了一份乌梅熟水,向摊主打听。

“先生不是本地人吧?难怪不知。”摊主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圆领长衫的年轻人,笑道:“七月半是我们这里白龙王的生辰,今天正该给龙王庆生呢。”

尽管此来并非是为了体察风物,然而,如此......

线索

六月初:李吹红受命。

六月十五:徐彻去世。

立秋,六月十六:秋林之战。

六月十八:赵东邻接消息下山。

七月十六:胡鹿下山

七月十六,黎山,新乡店:王质

七月十七,新乡店:李畏青

七月二十,江宁府

积木寺:正卿徐彻/少卿刘懋

十七人:李吹红,郑省深,吴澄,李坡,程道南,黄孟,刘百奇,宋豫、宋悦,张通,陆大雅,王谦,王益,陈应祥,杜景,许从周,胡鹿

九成山李:李吹红,李畏青

越州徐:徐千峰-徐回-徐苗-徐彻-徐萍-徐胡鹿

越州殷:殷于夏-殷大娘(七娘)

叶石劷:叶石劷-黄-赵

胡鹿,1-13,13-20

快活狗子(四)说剑

胡鹿的伤养得很快。因为赵东邻很少有机会请人喝酒,既然请,就一定要请好酒。这样好酒,不但能够让一个神经紧绷的人放下心来睡上三天三夜,更能够让一个断了三根肋骨的人一月便痊愈如初。

像这样的好酒,胡鹿已喝了整整三十天。乍醒则饮,欲醉便眠。三十天过去,赵东邻的酒窖还未空。然而,酒窖虽未空,喝酒的人却似不打算再喝下去了。

酒筵之上,拼命吵嚷着“再喝”的人,往往先存了三分醉意;而借口“喝不下”的,却大多还很清醒。

胡鹿自然未醉。这三十天内,他足不出户,已从柳老头口中听得许多消息:此镇名叫新乡店,小地方唤作五里桥,东接黎山,北拒大篑岭,只有南面全然一条坦途——直通江心。这柳老头虽非本地土人,然自十余年......

快活狗子(三)饮酒

赵东邻实在是个难以捉摸的人。这样一个人,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常常叫人大吃一惊。胡鹿却以为这都是很自然的事。他既不问赵东邻为何单单对他不下杀手,也不问赵东邻为何要请他喝酒,更不问赵东邻何以费心说这样一段故事。因为天真的人还未学会捉摸别人。这样一个仅仅怀抱“后事如何”与“原来如此”之心的看客,正是说书人最大的敌手。

此时此刻,胡鹿只知自己六月十六受朋友邀约往秋林一战,最后一击不中便脱力昏厥,醒来时已在天井小院之中。

但手边既有酒,如何不痛饮?

赵东邻玩笑道:“莫非你当真不是来杀我,倒是来求死的?”

胡鹿神色一变,顺势掩面饮酒遮过。但这一瞬的变化已经为赵东邻所察觉——赵东邻亦一变。顷刻之间,......

快活狗子(二)大名与小旻

这个世上有很多问题,赵东邻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答案。

比如:剑本是一种很难的武器,上手格外不易,但却偏偏学它的人最多。尤其近年以来,撇开几个用剑的世家不提,就连街上的黑帮火并,也开始流行起用剑打架来。

赵东邻不解:这种除了好看以外绝无优势的东西,为什么忽然受到了追捧?

这件事情很是令他头痛。

因为赵东邻也有剑,一柄好看的剑。

好看的东西,当然有很多人想要。

赵东邻的剑术虽然并不很好,却也有一定要保留这柄剑的理由。

“交手之时,倘若对面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便可以拔我的剑,正告他:我没有大名,只有小旻。”

“小旻”就是赵东邻的剑,此刻正挂在墙上。

他吃一口瓜,又喝一口酒:“从来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