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雨

谁能用牙床把铁索嚼断,

誓将剜去的双眼重新填满?

南山——

南山的水已经流干了,

北山更在南山之前。

我在池底哭嚎:

我也快要流干了呀!

但何时落雨?

山阳山侧无有消息。

风在耳朵里结茧,

血在骨头里。

天鸡

你看过杨浦大桥了吗?

往来船只,

像囫囵升起的

失足落水者的鞋子。

那么,你也将看过北外滩。

苏州河的根茎和丝须,

一边伸展,一边切断。

你看过如此遥远:

人口,屋宇,全部的城市,

道路覆盖道路,

旗帜遮蔽旗帜。

但你为何不鸣不叫,

就从一半黑暗,

飞进另一半?

《古舟子咏》试译

新编精卫诗

清洁气质冰洁貌,赤帝女儿年最少。

骄顽恣纵懒学仙,每入山林侣虎豹。

人间丘壑漫相留,帝女偏从海上游。

蜃市鲛宫看不足,骑鲸踞浪还逐鸥。

尽日嬉遨态颇慵,春衫湿彻翠鬟松。

何期搅动一泓水,竟作奔来万点峰。

群峰笋擘干云辔,山崩落石如舂碓。

豆蔻香残玉露晞,胭脂色渥玄霜碎。

倏忽风定水痕清,潜鳞跃尾各自鸣。

烟波寂寂连天碧,白雪一一浪底横。

女儿无意平山海,山海有心报死生。

岂谓怨魂能化鸟,从来异变是深情。

衔来我骨埋尔骨,销沉湮没何营营。

人云三年足以慰,无奈区区太分明。

女儿东游千载后,世上空余精卫名。

此物劬劳犹可叹,大人君子莫相轻。

一个故事写了四个月......

断指

生下来时耳聪目明的,

到老却未必如此。

假如生来有一颗断指,

或许倒是件好事。

所有风穿不透你,

所有光照不进你。

你向所有的铡刀引颈,

最锋利的也刺不痛你。

我的未曾相连的骨血,

我知道你的得意。

在能指和所指的世界,

只有你一个残疾。

而我现在仍十指俱全,

到老也合该如此。

想迩集-其七 没有盖子的长江,从四月流到八月

一座桥到一座桥有多远?眼光走一个来回只需一瞬。我们慢慢走,双目中便有无穷。

江水载一段雾气,还有自上游浮来的、一个夏天的死讯,行经桥底。

我们打桥下过,争论哪一个版本的《乡愁四韵》更好。最倒霉的事情,莫过于一个人住,又丢了猫。

原来摩托车的名字也能叫“嘉陵”。

一条江流进另一条江里,一个梦扎进另一个梦里。好的故事既像江水又像梦——它分段,分得缠绵且刻意。我们是白日泥痕未褪的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