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读后感

我什么时候才来写这篇!今年不行就明年……

提篮

出猛将,也出美女,出游侠烈士,也出隐者逸民。

散步

散步或许是人的诸多行为中最值得沉迷的几项之一。我指的并非是锻炼体能或者单纯为了由某一地到达另一地所做的位移,而是一种对双脚全然不加期望的放逐,令它始终保持得以走到任何一片土地上的可能。这个距离头脑最远的人体部位,平日难以引人注目,然而一旦开始运作,全身便都不由得应和起来,参与到这场鞋底与地面的不断摩擦之中。也正得益于双脚的有序领导,头脑获得少许闲暇,于是,散步

劝人十事

夷道若纇生从学于海上,偃止荒园,攸游无盘。尝以仲秋夜间行,过马锦明楼,闻廊上簌簌,如人苦吟。侧听之,得口占七绝末联,曰:久无新事来南浦,才向陈人寄北星。诗成,三叹复寂。其时月方阙如,星纬疏张,高风振木,檐椽谐响。生自念旅食燕曦之间复六寒暑,良辰如此者讵几。殊会即逢,敢不致意?遂慨然而问焉:

诵此诗者何人也?觇之不见其形,计非人耳;听之声气弥清,无乃鬼耶?然生途已迥,世情未殊,既盘桓而遣影,遂有感于斯楼。

七月三日

去了一趟社会实践。也很久不写这样的应制之作了。姑妄存之。

七月三日清早,一连数日天气晴好的眉山,渐次飘下细雨。依照之前定下的行程,在眉山市东坡区文物保护管理所杨所长的带领下,实践队员们驱车渡过岷江,去往本次眉山之行的第一站——位于眉山市区二十公里外的永寿高丰村。

曲径通幽,钟磬相闻。在岷东大道边缘的一片片茂林修竹之中,隐隐升起的香火与烟雾,无不向实践队员们指示着古刹的所在。杨所长欣然介绍:此地正是报恩寺。众人由窄小的侧门循道而入,转过半面低矮的屋舍,一座红墙青瓦的悬山顶建筑便映入眼帘。在这样一处偏乡,竟有如此造型宏伟、古朴森严的寺院,不但令实践队员们叹为观止,也让大家倍感疑惑。

从赶......

盲鼠

我又开始写这个题目,我一直没想好怎么写。每天晚上我揣摩它,仿佛确乎有这么一个形象——老鼠,盲的。它的族寓居在国定路与政通路交叉口的地下,与复旦唯一的阻隔是一条马路,有红绿灯。但老鼠不在乎红绿灯,老鼠不过马路。而且,我想,既然生活在地下,那么,瞎了也没什么要紧。黑暗里它也有很好的听力。群居生活令它温饱,甚至心灵上感到愉悦。同它嬉闹的友伴,没有谁在乎它是盲的。这是我的想象。我最好使用“想象”一词,因为别的词太过极端。

这想象大约从两年多前开始。由于无缘得窥杨浦区市政工程的地底全貌,关于它的日常生活,我实在毫无头绪。我承认,这部分想象过于美好了,但我有我的理由:我见过它不怎么美好的结局。如果你是我......